聖高隆邦堂

堂區訊息

堂區導覽

聖高隆邦

主任神父

協進會

連結主教團

回首頁

 

聖高隆邦 Saint Columban
熱忱福傳鼓舞聖召的隱修院院長
(主曆543?~615)

  聖高隆邦是愛爾蘭人,約在主曆543年生於愛爾蘭南部CarlowWexford兩市接界處,17歲左右入北愛爾蘭Cleenish修院。當時母親極力反對他接受聖召,曾躺在家門口,企圖以親情阻止高隆邦離開,但聖人意志堅定,勸媽媽不要哭,然後跨過她的身體出家去了。

   在20歲左右,高隆邦轉到聖康國(St. Comgall)主持的Bangor修院,當時該修院和軍營一樣,規矩非常嚴格,除了一般的服從、守貧、守貞等戒律外,還要常常保持靜默、痛悔自己的罪過、接受嚴厲的體罰。修院的日常生活極為簡樸,每天只准吃一餐,最先食物只有麵包、蔬菜、和水,後來院長才放寬規定,准許大家喝牛奶、吃乳製品。服裝儀容方面修院也有嚴格的規定:大家均得穿簡樸一致的僧袍,剃光頭頂。住在周圍是土牆的簡陋木屋裡。會士們日常工作包括種田、抄寫聖書、讀書研究等,一天當中,還有六次大小祈禱。

  四十多歲時,高隆邦已升為Bangor修院的首席講座和未來的院長接班人。他吸引了許多英國和愛爾蘭的學生。當時 歐洲正處於黑暗時期,主曆476年西羅馬帝國已為北方的蠻族滅亡,雖然愛蘭未被波及,教會的基礎尚穩固,但歐洲文明有隨西羅馬帝國滅亡的危險。愛爾蘭由歐洲大陸接受了基督教文明,現在是回饋的時候了。高隆邦突然有了往歐洲大陸傳福音的使命感,但是院長反對,認為一個能力如此強的人離開,是修院的巨大損失。但意志力堅強的高隆邦表示,這是天主的召喚,歐洲大陸的教會比愛爾蘭的修院重要。幾經波折,院長終於同意,讓高隆邦從修院中,選了12名看法與他一致的會士隨行。這些同伴中有位叫高爾(Gall)的,後來也封了聖人。

  主曆591年,高隆邦一行13人,駕了小木船,經英國南部,吸收了一些當地的人士參加,然後到達法國。法國當時分裂成三個小王國(Austrasia, Burgundy, Neustria),彼此爭戰不休,社會動亂,雖然窮人和社會的弱勢者急需救助,但主教們多為國王所任命,自私自利,沒有濟貧扶弱的功能,教會極需改革 。

  受到Burgundy國王的邀請,高隆邦和同伴們在Annegray,巴黎東南方約370公里處,利用羅馬人所留下的廢墟,建立了他們在歐洲的第一座修院。他們在這地區約20年,用愛蘭爾的嚴格方式來管理修院,同時還附設了學校,教育學生,並影響附近的居民,結果極為成功。

  初到Annegray時,高隆邦和他的夥伴們什麼也沒有,他們得自己清樹林、闢田地、蓋房舍、生產糧食。但收成前,只能吃野菜和樹皮。還有一位同伴病重,大家只能靠祈禱和齋戒,求天主讓他痊癒。第三天,有人出現在修院外,送來麵包和玉米,請求高隆邦和他的同伴為快病死的妻子祈禱,結果這人回家後發現,高隆邦答應為他祈禱的同時,太太的病就好了。

  吃完這人送來的糧食,高隆邦和同伴們又回到吃野菜和樹皮的日子。不久有另一個修院的院長,夢中得到啟示,差人送來一車糧食。但送貨的人在荒野中迷了路,後 來放任馬匹,不加控制,求天主引路,結果竟然平安的穿過無蹟可循的森林,來到高隆邦的修院。回去的時候也一樣,馬兒領著送貨人再度穿過了森林。

  高隆邦參加修院的各種勞動。有一回,和同伴砍樹,樹幹倒下來,砸破一位會士的額頭,頓時血流如注,高隆邦祈禱後,用手一摸傷口,立刻痊癒。又有一回,大家在田中收割,有位同伴手指遭鎌刀割斷,只剩一點表皮相連,高隆邦祈禱後,用手一摸,同伴的手指就完好如初 。

  這些神奇的故事,很快的傳遍了周圍的鄉野,許多人來求高隆邦為他們祈禱,結果都得到應驗:生病的痊癒,沒孩子的生了孩子,心靈不安的得到平靜。通往修院的林間小徑,竟被絡繹而來的人們踏成大馬路。後來人們漸漸從求肉體的痊癒,轉而求心靈的治療,高隆邦的修院成了法國東部的重要靈修中心。

  由於來求助的人和加入高隆邦修道行列的人愈來愈多,不久高隆邦不得不另外在離Annegray十二公里的Luxeuil增建了第二座修院,結果吸引更多的人前來。接著又在五公里外的Fontaines建了第三所修院。三所修院的會士共達220人。

  因為修院中人太多,高隆邦需要找地方獨自向天主祈禱。一天他往森林深處去,走著走著,突然看到十幾隻野狼圍上來,高隆邦向天主祈禱,結果狼群聞了聞他的衣服,就平靜的離開了。高隆邦再向前走,終於發現一個可以利用的山洞,進去後,看到裡面有頭熊。高隆邦向受驚的熊說:「離開這裡,不要再回來了」,熊便照吩咐走了,從此這個山洞成了高隆邦獨自祈禱的處所。

  和許多的愛爾蘭聖人相同,高隆邦是一個熱愛大自然和野生動物的聖人。他的名字以拉丁文寫就是Columbanus,是鴿子的意思。動物都很聽高隆邦的話。有次他看見一頭熊正在吃被狼咬死的鹿,就對熊說:「我需要鹿皮做鞋」,那頭熊就乖乖的離開了。另一次,高隆 邦把工作手套忘在餐廳外的大石頭上,有隻手套不見了。他說:「嫌犯是烏鴉,是大洪水退後,諾厄放出去,沒有回方舟的那隻鳥。」很快便有一隻悔罪的烏鴉,叨回那隻手套。

  高隆邦在歐洲建立的三所修院訂了很多生活規範,後來流傳到其它的修院,對日後神父們的修行影響深遠。高隆邦要修道人過團體生活,接受院長的管教。因為這樣會士們才能相互觀摩,學習謙卑、忍耐、服從。他要求會士們不可循自己的意願做事,而要隨長上的意思做事;要求他們有什麼,就吃什麼、用什麼,不可嫌棄;要求他們就寢前,先做工作,把自己累得半死,累到連走路都會打瞌睡,但在睡足前,就得起床;要求他們受委曲時,保持靜默;要求他們不但必須敬畏長上,像士兵敬畏長官一樣,而且必須熱愛長上,像熱愛自己的父親一樣;要求他們相信修院所做的一切,都是為了會士們好,不可批評長上的不是。就這樣,高隆邦管理的Luxeuil修院,在20年間所培養的神父,竟有20位後來被封為聖人或真福。從來沒有一所修院,在如此短的時間內,達到這樣的成就。

  高隆邦在歐洲傳福音時,不但自己寫聖詩,也出了不少的書來介紹他的看法。甚至到今天,有些聖事上,我們還可以看到他的影響。以告解聖事為例,高隆邦初到法國時,歐洲教友們悔罪和做補贖,必須以公開的方式進行,由主教主持,教友一生只辦一次告解。經過高隆邦的極力宣導,歐洲才採用愛爾蘭當地所用的方式,讓罪人秘密向神父告罪後做補贖。悔罪的所有內容,只有罪人和神父兩方才知道。此外,高隆邦為耶穌往困苦危險地方傳福音的方式,也為許多修道士所倣效。

  高隆邦初到法國時,曾受到國王的賞視,要提拔他為主教,這樣他不但可以在管轄的教區內福傳,也可以影響到政府施政,造福人民。但高隆邦想,當主教就必須離開修院,住進城裡,但自己一輩子都住在修院裡,這是他唯一熟悉的生活方式,離開修院,就像魚兒離開了水。於是他拒絕了國王的好意,說他要背自己的十字架,追隨耶穌,不求任何地位或財富。

  高隆邦有他固執的一面,他堅持照愛爾蘭的方式行事:設立修院,他不向法國當地主教申請,因為按愛爾蘭規矩,不必如此。過復活節,他也不照法國日曆選定的日子,並為此事向教宗申訴。這種種觀念差異,以及老王過世後,對新王婚事不讓步的態度,導致高隆邦這個外國人,和法國當地主教、王太后、及新王之間長期不和。

  問題終於在主曆610年爆發了,高隆邦因拒絕降福新王4名非婚生子女,他與12名同伴遭到逐回愛爾蘭的惡運。奉派遣送高隆邦出境的軍隊,受到國王的威脅,如果不能完成任務,就要喪命。見到這種情況,高隆邦雖百般不願,只好妥協,放棄抗爭。

  高隆邦和他的12名夥伴,這群年紀接近70的老人,靠著步行和乘船,走了將近980公里,才到達法國西海岸。一路上,他們行了不少奇蹟:包括讓一位濟助他們的婦人的瞎子丈夫復明,以及讓一位曾動手用船槳打高隆邦同伴的兵士,後來回程時,於打人的地點落水淹死。

  到了法國西岸Nantes準備登船回國時,高隆邦和同伴們的糧食吃完了,當地的主教不願援助,但來了20位貴婦人提供食物。出航前,連續三天的大風浪,遣返的船隻無法出海。押送的軍官認為這是天意,高隆邦這群好人無法離開,就偷偷的放他們一行人回到岸上。

  上岸後,高隆邦和同伴們改往法國北部去。經過Neustria國時,他預言Burgundy國王和他的子女在三年內全部喪亡。高隆邦受到Austrasia國王的歡迎,同意他在歐洲中部任何一處設立修院。高隆邦選中了波丹湖畔,奧地利的Bregenz落腳,成立了他的第四座修院,開始在阿爾卑斯山區向異教徒傳福音。

  有一回,異教徒過節,擺了一個50加侖的大酒桶拜神,高隆邦知道後,對著木桶吹了一口氣,突然一聲巨響,木桶爆裂,啤酒四溢,異教徒們大驚失色,不少人因而皈依基督。

  支持和迫害高隆邦的兩位國王爭戰不已,不願接受高隆邦的調停。主曆612年,高隆邦在神視中,看見兩王在幾百公里外,再度發生戰爭。在高隆邦身旁的人知道後,勸他為支持他的國王祈禱。但高隆邦說:「這樣做是違反天主旨意的,祂要我們為仇敵祈禱。祂是公義的審判者,唯有祂才能決定兩王的未來。」結果支持高隆邦的Austrasia王戰敗,Bregenz落入敵視高隆邦的Burgundy王手中,高隆邦不得不再度流浪,向南方走,穿過阿爾卑斯山區,在主曆613年來到義大利的米蘭。

  米蘭南方110公里處的Bobbio,有一座廢棄了70多年的老教堂。像以往與每位國王交涉一樣,高隆邦又運用了說服力,由Lombardy國王處得到此地,加以整修。雖然他已上了年紀,高隆邦這時仍然加入整建的工作行列,親自動手搬運粗重的建築材料。終於在主曆614年,他完成了在歐洲大陸的第五座修院。

  建Bobbio修院的過程和先前在Annegray時一樣辛苦,但奇蹟也一再出現:存糧用完時,突然一大群鳥兒飛來,提供了三天的食物。第四天,鳥兒飛走後,鎮上的主教受天主的啟示,及時送來食物。

  高隆邦在Bobbio還是常常避開群眾,去森林裡接近動物。有一天秘書陪他去森林,中午為高隆邦在矮樹叢採莓子吃時,遇到一隻熊也在採莓子,只好空手而回。高隆邦知道後,交給秘書一根棍子,將樹叢劃成兩區,結果熊以後就留在它的那一區採莓子,不會越界到高隆邦這邊來 。

  不久,如高隆邦預言,迫害他的Burgundy國王病死,子女也滅亡了。Neustria的國王征服了BurgundyAustrasia兩國。國王想到高隆邦以前的預言,感念他的忠告,讓自己能夠統一法國,就派人找到在義大利的高隆邦,要迎接他回法國的Luxueil修院。但高隆邦不願意離開Bobbio,只要求國王好好照顧Luxueil修院的會士。

  主曆6151123日(主日)早上,高隆邦逝世在Bobbio。教會訂這天為他的瞻禮日,瞻禮單上註明「聖高隆院長」。法國Luxeuil修院的高隆邦銅像前,有塊牌子上寫著:「靈魂熱如火的宗徒,無倦的旅行者,文明的拯救者。」這正是高隆邦一生最好的寫照。

 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,美國紐約Edward Galvin神父想至中國傳福音,就回愛爾蘭故鄉,和當地大學教書的John Blowick神父合作,召集當地志同道合的神父一共19位,效法高隆邦的精神,在1916年成立了「高隆邦會」。這個以來華傳福音為宗旨的組織,到中國的第一個據點就是湖北的漢陽市。1949年,高隆邦會士遭共黨逐出中國。目前這個會約有900名會士,分布在緬甸、菲律賓、韓國、日本、斐濟、台灣、巴基斯坦、智利、秘魯等地

  另外有個在1922年成立的「高隆邦修女會」,總部在愛爾蘭,主要工作為辦學校、設醫院,有修女約400人。這個修女會曾和高隆邦會合作,在中國地區服務傳教近30年,同樣也遭共黨逐出,目前分布的地區和高隆邦會相同。